加入收藏|設爲首頁

幫助中心|聯系我們

明式家具竟然是文人的“美學考場”

更新时间:2017-11-27    浏览次数: 938

文人才子們寄情藝術,把人生藝術化,以“適情”出入于雅俗,創造出了才子式的典雅。他們既能以詩書立世,又能遊戲人生,從而在藝術化的生命裏找到了出世與入世之間的絕好平衡點。可以說,明式家具是文人墨客另一種形式上、關于文化和美學的“考場”。

文人家具的藝術在兩個方面尤其明顯,其一是家具上的雕花;其二是家具上題詩作畫钤印。明式家具的紋飾、钤印在注意整體協調的前提下,不求其多,而求其精、求其簡,處理得十分講究,從而在家具制作中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。

 

文人家具上的雕花紋飾

明式家具的紋飾、雕刻圖案是文人的審美趣味融入並影響家具的載體,也是文人家具經典的部分之一。家具的圖案一方面是民間流傳的經典花紋,靈異方面是文人藝術家的參與。

 

明式家具的紋飾風格繁簡共容、線條流暢、極富生氣,而明代家具的雕刻題材也相當廣泛,有夔紋、螭紋、鳳紋、雲紋、龍紋、卷草紋、靈芝紋、牡丹紋、古玉紋、青銅紋和幾何紋等,其中更以吉祥紋占據相當大的比例。

 

明式家具上的紋飾雕刻有著深厚的傳統文化淵源。齊白石自傳記載,齊白石從小隨當地家具雕飾名家周之美學習家具雕刻藝術,並逐漸成爲方圓百裏較有名氣的“芝木匠”、“芝師傅”(齊白石原名純芝),齊白石這樣寫道:

 

“那時雕花匠所雕的花樣差不多都是千篇一律。祖師傳下來的一種花籃形式,更是陳陳相因,人家看得很熟。雕的人物,也無非是些麒麟送子、狀元及第等一類東西。我認爲這些老一輩的玩藝兒,雕來雕去,雕個沒完,終究人要看得膩煩的。我就想法換個樣子,在花籃上面,加些葡萄石榴桃梅杏等果子,或牡丹芍藥梅花竹菊等花木。人物從繡像小說的插圖裏,勾摹出來,加些布景,構成圖稿。我運用腦子裏所想得到的,造上許多新的花樣,雕成之後,果然人都誇獎說好。我高興極了,益發地大膽創造起來。”(齊白石著《白石老人自述·從雕花匠到畫匠》)

 

文人家具上的詩畫钤印

明清文人墨客利用木料和石料的天然紋理來模擬山水花鳥,取得筆墨的效果和趣味。家具爲曆代文人所器重,如有文人墨客題識钤印、行文作詩銘刻其上就往往更顯珍貴,而文人的書畫墨寶與名椅寶座相結合,也使家具更有藝術性和收藏價值。

《長物志》描述大理石“天成山水雲煙,如米家山,此爲無上佳品”。明代谷應泰的《博物要覽》中講紫檀“有蟹爪紋”、花梨木“花紋成山水人物鳥獸”、影木“木理多節,縮蹙成山水、人物、鳥獸、花木之紋”。

 

與此同時,文人們也在其鍾愛的幾案、坐椅上題字銘文。

張廷濟的《清儀閣雜詠》記載:“周公瑕坐具,紫檀木,通高三尺二寸,縱一尺三寸,橫一尺五寸八分。倚板镌:‘無事此靜坐,一日如兩日,若活七十年,便是百四十。’”在椅上镌刻蘇東坡的名句,可見其文人趣味以及超脫的心境。

 

明式家具作爲一種載體,進入了文人的世界,他們借此描繪內心所思與人生情懷。文人參與明式家具的設計制作,不僅有其審美方面的獨特理念,而且將自己詩、書、畫的特長,與家具相結合,在家具上題詩、作畫、钤印,使之更具藝術氣息與文化內涵。

 

【版權申明】以上內容來源: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。

 

福建省莆田市仙遊金威工業園

電話:400-8290-333傳真:0594-7362966E-mail:service@haisibot.com

©2015中国——福建海丝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20997号